hysteriac

Ta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未授翻】【贱虫】Do I know you?

配对:Spideypool
分级:PG-13
警告:无
简介:韦德与彼得是舍友,但他们不知道彼此真正的身份。
备注:长篇连载!!坑!是坑!!但是原作者特别高产现在还在天天更新!!非常可爱的一篇文,是小甜饼,不辣不虐,还没来得及要授权忍不住先翻了一点点??!!!有人看我继续没人看我看着我就坑了(....................)渣翻翻不出原作十分之一的可爱!!!!

Chapter 1:Intro(序章)

By:endlesscataclysm
这是布鲁克林一个沉闷透顶的阴天,但是蜘蛛侠仍然惬意地倚靠在一栋办公楼的屋顶上。他从不介意这天气--看看他平时都是怎么清理他的制服的吧--还有那些无论晴天与否都坚持将人们的生活搞得一团糟的犯罪分子们。蜘蛛侠总是在学校和号角日报那份薪水少的可怜的工作间忙碌着,有时也会抽空给斯塔克先生搭把手和执行一下他的巡逻任务。所以一个难得的工作休息日对于蜘蛛侠来说是求之不得的。此时此刻,他正在手机上打着他那篇关于田鼠隐性性状研究的遗传学论文。他并不是怠于巡逻--他才刚刚完成他的日常巡逻任务--正准备打起精神来聆听周围任何像"救救我!"或"我爱你,蜘蛛侠!"这样的尖叫声呢。作为好邻居蜘蛛侠需要担起的责任可比人们想象的重多了。瞧,蜘蛛侠几乎每天都要花上五个小时去守护这座城市,然后才堪堪能到家完成一些学校作业。拜他那个聒噪的舍友所赐,想要做好这些事情同样变得十分困难。

在过了十五分钟绝佳的写作时机后,一声大约来自三个街区外的尖叫传进了蜘蛛侠耳里。将手机塞进隐藏的口袋,蜘蛛侠原地跃起,几乎用上了逃离火场的速度射出他的蛛网向那痛呼的方向荡去。他待在屋顶俯视着声音传来的小巷--在这条巷子里他看到的不是因抢劫而呼救的女人,也没有哪个倒霉蛋被枪眼儿堵住了--事实上蜘蛛侠看到的只有一个大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在身前的红衣蒙面人。他看起来像是刚刚从屋顶上摔了下来。
"小蜘蛛!介意帮帮哥的忙吗?"对方在地下朝他喊到。
蜘蛛侠叹了口气,开始从墙上往下爬。那人响亮地吹了声口哨:"让我看看蜘蛛侠的小屁股!"
蜘蛛侠发出恼火的哼哼声,从离地最后十步高的地方跳了下来,不去看男人一眼。
"你想干什么,死侍?"蜘蛛侠觉得心很累,他与这个雇佣兵共同享有着一些发生口角的经历,其中的绝大多数都以死侍尝试去摸他的屁股或要他的手机号而告终。虽然死侍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他的手机号,但他曾有一次成功摸到了蜘蛛侠的屁股。作为回报,他被塞进了一堵砖墙中,然而至今死侍仍然坚称这很值得。
"只要你伸手拉我一把。"死侍冲他眨了眨眼。他是怎么做到朝我眨眼的?蜘蛛侠很好奇。他可带着面罩,这根本不可能。
"死侍,你的治愈能力会在十分钟内治好你的。"蜘蛛侠说着,在身旁的垃圾桶上清出了一个位置坐下。
"是的,但我现在饿极了。愿意弄个墨西哥煎饼卷给哥吗?"死侍急切地搓着他的肚子问。蜘蛛侠面具下的脸翻了个白眼,最终还是将死侍从地上拉了起来。
"只是十分钟不进食完全能够支撑你从这里离开,所以--自己解决。"蜘蛛侠着实没有从死侍无聊的小把戏中获得什么乐子,也不打算像大多数人一样遵循所谓的社交礼仪--他起身跃过雇佣兵的脑袋迈出了离开的步伐。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死侍居然没有抱怨他的不辞而别,也没有向他提及"蜘蛛纪念品"--这可不大像他。
没走几步,蜘蛛侠听见身后传来快门摁动的咔嚓声,他迅速掉头返回,看见死侍在一边给他的屁股拍照留念一边咧着嘴朝他笑。该死的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能够隔着面罩咧嘴大笑的?蜘蛛侠这么想着,毫不留情地上前打掉了死侍手里的手机。死侍无不遗憾地叹了口气。
"这意味着我得不到'蜘蛛纪念品'了吗?"死侍声音里的失望显而易见。
"不,不,根本没有什么'蜘蛛纪念品'给你,Pool。"蜘蛛侠向旁边的屋顶射出他的网,"下次再见!"他朝他喊道,往前方的快节奏都市荡去。

蜘蛛侠享受发射蛛网的过程。这总能清理他的思绪,使他在焦虑,缺氧和眼眶下挂着熊猫眼的喧闹的人群中冷静下来。他决定快点赶回家完成他的论文,所以他向他回家的路--回到一间住着一个不安分的舍友的乱成一团糟的公寓的路--加快了脚步。
蜘蛛侠拐进附近的一条小巷里,套上了他的裤子和连帽衫并摘下了他的面罩。除了蜘蛛侠制服的一部分仍然在他裤子边缘和鞋子的空隙中依稀可见,此时的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普通人。将头套塞进被他用蛛丝黏在小巷里的背包里,他一路小跑地回了家。

把钥匙插入锁孔,彼得•帕克打开门踏进了他羞于见人的公寓。他没有听到厨房传来平底锅翻炒发出的响声,也没有听到谁对着电视机屏幕上的马里奥赛车发出的尖叫。他松了一口气,猜测自己现在应该是独自一人在家。在被地板上因疏于清理而堆叠如山的空比萨盒绊倒后,彼得小心翼翼地避开它们--还有时不时出现的色情杂志--找出一条路走进他的房间砰地关上房门。他把背包扔在他的床上开始换下制服--上帝保佑他的室友别在接下来的三十秒内回来--光着身子穿过客厅猛冲进浴室还不忘顺手关上了身后的门。又过了五秒,他听到了开门声。
"有人在家吗?"韦德·威尔逊关上房门走了进来。
"我在浴室里,"彼得回答,扭着花洒的把手希望它能喷出水来。在经过一些失败的尝试后,他朝外面的韦德喊道:"韦德,这个喷头真的能用吗?"
"喷头?你在洗澡?可怜的小东西,哥平常可都是沐浴在孤儿的眼泪里。"
"有趣极了,所以现在我该扭向哪一边?"
"你在这屋子里住了三个星期却仍然打不开花洒?"
"闭嘴吧,韦德。"彼得很懊恼。
韦德大笑起来。"左旋把手,拉到出水的位置打开,然后再左右转动调节温度。"
彼得按照他说的做了,花洒果然喷出了水。踩进水幕花了几分钟时间擦洗自己后,彼得提高了声音问:"韦德,另一个把手是干什么的?"
韦德发出不怀好意的窃笑。"没什么,那只是我为了方便和别人做爱单独安装的。"
彼得听了叹了口气。洗完澡,用一条扔在地上的浴巾把自己擦干, 他把浴巾围在腰上,拖着慢吞吞的脚步艰难地穿过满地狼藉的客厅走向他的卧室,在行程进行一半时被正在做点心的韦德拦住了。
韦德将一块蛋糕塞进了他嘴里:"感觉怎么样?但愿没有烤焦。"
彼得一只手按着腰上的浴巾,腾出另一只手拿出嘴里的蛋糕咬了一口。他细细咀嚼,评论道:"很不错,但星期二做的那一批更好吃。"韦德朝他点点头,重重地踏着步伐走进了厨房。
彼得吃完蛋糕后也回到了他的房间。和韦德生活在一起确实是个挑战,但他可以接受。不是吗?


欢迎捉虫
评论 ( 14 )
热度 ( 113 )

© hysteriac | Powered by LOFTER